第四波茉莉花再增城市集会点 美政府促中国释放维权人士 PDF 列印 E-mail

第四波茉莉花再增城市集会点 美政府促中国释放维权人士

2011-03-09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4ml-03092011101231.html/story_main?textonly=1

 

 

第四次茉莉花集会的号召已在网上出现,城市集会地点再次增加,并且明确提出两项要求。此外,美国政府以及香港民间团体对中国当局拘捕维权人士表达关注。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北非茉莉花革命风潮继续在中国大陆蔓延,网友三度发起集会,都遭到官方严密控管,甚至传出已锁定、监控集会发起人。但星期二,互联网上再次出现第四波茉莉花革命的号召帖,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号召出现了几个版本,其中,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发布的地点数量为48个,新增加地点包括河北保定、海南海口、内蒙古的包头、赤峰、黑龙江的佳木斯,陕西的宝鸡、咸阳,山西的运城等多个城市;而中国民主党人发布的地点数量则达到了103个,比48个多出的城市包括:天水、达州、绵阳、南充、遂宁、宜宾、玉溪、曲靖等。相同的是,他们都要求当局实现社会的公正,实现官员的廉洁。茉莉花革命的号召帖上表示,本次散步代号继续是“三个代表”,接下来两次是“四面八方”。43日为“五湖四海”。浙江网上作家,资深新闻工作者咎爱宗表示:虽然集会地点不断增加,但是当局监控力度也不断增强,近来一到星期天,就会有人驻守在他家门口,他的行动受到限制: “320号开始,每个礼拜天,不让出去虽然不是强制的,但还是说上面有要求,领导规定之类的。”

 

号召帖上并说,当局在人民的茉莉花革命压力下采取了一些措施希望缓解民怨,例如推迟房产税征收一年、给大学生医疗保险、提高低保收入等,但远远不够。北京当局首先必须无条件立刻释放因参与散步而被关押的普通民众,并给予合适的经济补偿。结石宝宝的家长、拆迁户、群租户、复退转军人、民办教师、银行买断工龄人员、下岗人员,上访者、城市农民工、留守儿童的家长等弱势群体的利益都需要得到满足和保障。号召者提出两项要求,包括:官员向人民公布财产及政府向人民公布税收的使用用途。

 

然而,中国当局一方面强调中国没有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土壤,一方面对维权人士进行大肆抓捕。针对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被捕失踪或被刑拘,美国政府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停止“凌驾于法”的拘禁和“带走”那些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罗里说:“美国政府对于那些中国著名维权律师和活动家被非法拘禁和强迫消失,越发感到不安。针对这些人权活动家们所受到的非法惩罚,已经向中国政府表达了我们的关注。”克罗里同时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江天勇、滕彪等人。

 

现居美国的《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向本台表示:“中国政府的举动当然是草木皆兵,一开始他非常清楚,如果他不这样,如临大敌的严密监控甚至抓人,造成紧张的气氛,实行打压,那么出现大规模的民众的抗议是完全可能的。而很多没有去的人和去了没有公开表示诉求的人,之所以不去,或者去了不表达,也是估计到当局会有这些举措,所以到了地方他们也不会去讲什么说什么。”

 

除滕彪、江天勇等维权律师失踪外,还有很多维权人士也被“失踪”。香港的南方民主同盟主席龙纬汶透露,北京维权人士刘德军在2月份与他取得联系后,便失去了消息,龙纬汶表示十分担心刘德军的处境,并希望各界友好继续跟进他的情况,同时,南方民主同盟会也致函国务院,要求中国大陆政府公布刘德军行踪。龙纬汶告诉本台记者:“南方民主同盟把他的材料传了email给中国的官员,希望它可以公布刘德军的情况,他在哪里里,有没有被抓,起码我们要知道他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很希望知道刘德军现在在哪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討伐逆賊習匪近平
送逆賊習匪近平上斷頭台

聲援遮打革命
全面支持香港獨立建國
Support Umbrella Revolution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解放北平 光復大陸
Liberate Peking and
Restore the Mainland
玉碎還是瓦全
擺在我們面前
自由人將奮起
保衛國旗長招展

We Fully Support
LGBT Movements
GAY PRIDE FLAG
支持LGBT運動
本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且絕對不放棄民主運動呼籲人權的神聖任務,這個立場絕不會變更。

The Cathay Glory Associa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negotiating with CCP regime in any circumstances, and absolutely not give up the sacred mission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appeal of human rights, this posi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