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事實上已成為中國流亡政府的總統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曾節明

  有些反對派人士指斥郭文貴“維權境界”,並以郭文貴“不反習主席”(郭七條之一),來否定郭文貴的反對派性質。這完全有違事實,郭文貴已經說:共產主義是欺騙;共產黨就是殺人越貨,並且多次說:中共就是一個大糞坑。郭文貴完全否定了共產主義、共產黨和中共,完全突破了只為討還個案公道的維權境界,還不算反對派?要怎樣才算反對派?

  現在的郭文貴,不僅已成為反對派人士,而且事實上已成為中國反對派政府(流亡政府)的總統!請看:

  憑藉雄厚的經濟實力,郭文貴以紐約為中心,已經在世界多地組建了自己的團隊,這些個團隊集組織、傳媒、外交公關、保衛。 .等多功能於一身,基本上具有了流亡政府的功能;

  郭文貴成立了核心組織──“推特黨”,這與反對派政黨何異?

  郭文貴坐鎮紐約指揮,其在紐約設有戒備森嚴的辦公室和住宅,此與總統府何異?

  郭文貴擁有衛隊和貼身保鏢,出入有安保護衛,這與一國元首何異?

  郭文貴提出了“郭七條”,這與反對派政府的綱領何異?

  事實上,郭文貴組建的這個團隊系統,已經等同於一個反對派的政府,只是尚未打出流亡政府的旗幟而已。

  郭文貴大力發展團隊而不打出“政府”旗號,這是“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的高明戰略,如此可以“少招風”,避免成為眾矢之的,有利於積蓄力量干大事。 “急稱王”的經典反例是漢末袁術,在遠為勝券在握的情況下稱帝,結果反成為眾矢之的,淪為最先敗亡之列。

  郭文貴自立門戶,現階段,對海外民運各路大佬尋求交好而不予任用,對民運各組織一概保持距離。這也是非常高明的策略,因為長期以來民運資源匱乏造成的“僧多粥少”問題,更兼共特流氓的滲透和瘋狂破壞,民運各組織無不一塌糊塗,渙散式微,海外民運各路大佬之間矛盾重重,相互之間結怨幾乎都很深。

  因此,如果把這些人和組織召集起來合作,開圓桌會議、任用封官、開會選舉。 .必然立馬鬥成一鍋粥,打入民運的共特流氓及民運中的偽類必大聲呼喊:郭文貴不民主、搞獨裁。 .郭文貴團隊必須三權分立!他們必高舉“三權分立”的大旗,就像當年聲討王炳章、打倒王炳章一樣地猛撲過去,對郭文貴大搞“民運”。 .如此一來,根本無須中南海內的盜國賊動手,郭文貴一定爆不了三次料,就被內鬥搞癱。

  而撇開了海外民運各路大佬和組織,自組團隊,就省去了所有的內耗和麻煩,充分保證了效率。在郭文貴精明高效的組織指揮下,自媒體視頻爆料對國內效果之好,前所未有,就連筆者平時不關心的政治的一些熟人,都開始主動地索要視頻和翻牆工具了!

  此再次證明:所謂“民運組織不民主”是個偽問題,真問題是彭明早指出的“民運組織無效率”!由此也可見:當年那些高舉“三權分立”大旗打倒王炳章、開出王炳章的傢伙可恥、可恨、有罪!試問他們:你們打倒王炳章的獨裁,實現“民主”後,你們有什麼成果?如今《中國之春》在哪裡?王炳章先生的組織又在哪裡?你們都是十足的共特流氓或偽類!

  顯然,高瞻遠矚的郭文貴早就看到了這一點,巧妙地避開了這個雷區,郭文貴的政治智慧,超過了王炳章。

  郭文貴現階段基本不用民運人士、民運組織是完全正確的,但在倒掉中共後,他必須任用反對派人士,否則會遭遇巨大的建政困難。因為,中共的官僚體係是低能的、腐敗的、也是靠不住的,民運反對派群體中匯集著眾多的建政精英,且郭文貴本身雖富於能量,畢竟有著(歷史)道義的短板,他需要高智晟這樣的道義互補,也需要民運反對派中的大量建政人才。

  郭文貴團隊的越戰越勇,已具流亡政府雛形,也反映出反對派政治成功的要素:

  一要有出類拔萃的領袖級才能(高智商和心理素質);

  二要有雄厚的資金;

  三要有豐富的經驗。

列寧是天才的瘋子,是絕頂聰明、絕頂厚黑的極權恐怖組織天才領袖,然長期苦於資金短缺,無法成事,偶逢“一戰”,更“偶逢”德皇威廉二世的巨額金馬克扶持,遂有“十月革命”之勝利;

  王炳章是傑出的民運領袖,且英勇實幹,然政治智慧、經驗和資金都稍欠缺,錯用一班打著“民運”反民運的共特流氓偽類宵小,故功敗垂成;

彭明聰明才幹超越王炳章,而與郭文貴最為相似,且與郭文貴一樣長期經商,當過高官的白手套,可謂經驗豐富,但急於求成,在未完成巨額資金積累和轉移之前,便進行政治組織活動,鋒芒太露,終在資金短缺逼迫下,鋌而走險,落入共特誘捕圈套,以致功虧一簣。

  筆者堅信,如今三要素齊全郭文貴,一定能帶領海內外華人倒掉中共,建立新國家!

  郭文貴事實上已成為中國流亡政府的總統,且郭文貴組建的這個反對派政府,與其他流亡政府有個大區別:

  其他流亡政府,如西藏流亡政府,向海外僑民徵收賦稅;而郭文貴先生成立的事實中國流亡政府,由郭文貴君自掏腰包支撐! “郭七條”的目標,是把中國建成民主法治國家,也就是說,郭文貴用自己的錢,為所有中國人能享有自由民主而奮鬥!

  這是何等的慷慨?何等的大義?

  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慷慨大義,所有的真民運人士、所有的良知華人,有什麼理由不去無條件地支持郭文貴、響應郭文貴、跟從郭文貴呢?

  行文至此,我想對那些問郭文貴要不到錢,就翻臉相向的“民運異議人士”說:

  你們自私!你們卑鄙!你們可恥!

  行文至此,我想問一聲那些自己沒本事、卻對郭文貴莫名其妙嫉恨得發狂的“民運異議人士”:

  難道你們希望中共的統治萬年長麼?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討伐逆賊習匪近平
送逆賊習匪近平上斷頭台

聲援遮打革命
全面支持香港獨立建國
Support Umbrella Revolution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解放北平 光復大陸
Liberate Peking and
Restore the Mainland
玉碎還是瓦全
擺在我們面前
自由人將奮起
保衛國旗長招展

We Fully Support
LGBT Movements
GAY PRIDE FLAG
支持LGBT運動
本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且絕對不放棄民主運動呼籲人權的神聖任務,這個立場絕不會變更。

The Cathay Glory Associa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negotiating with CCP regime in any circumstances, and absolutely not give up the sacred mission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appeal of human rights, this posi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