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馬雲買再多喉舌也不管用 PDF 列印 E-mail

阿里巴巴集團正式宣佈收購百年老報《南華早報》不讓人意外,畢竟大馬郭氏家族早已無心戀戰,想找合適買家;阿里集團則正大力擴展網上網下傳媒版圖,花幾億美元收購一家有歷史的傳媒集團十分化算;借用俗一點的說法正是「姣婆遇着脂粉客」。老實說自上月傳出有關消息後各方便已確信收購很快會成事。果然,才不過一個月《南早》這家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報紙就從親中商人轉到正牌紅色商人手中,往下來更緊貼甚至配合北京政府的看法是大有可能的事。
事實上在宣佈收購《南華早報》後,阿里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立即發出了一封給讀者的信,除了表示入主《南早》十分興奮外,更指出「中國對世界穩定的作用已經太過重要,實在不應該只有單一論調來涵蓋」,必須以多種觀點了解中國。他明言,報紙要調整路線,又指西方傳媒常用非常特定的角度看中國,而《南早》日後要聚焦中國。除了重視中國議題外,這位高層又指媒體過去對「阿里」不好的地方關注太多,很多集團內有趣的事都忽略了,他認為《南早》應該對阿里集團對商業的影響「更好奇」。這種還未正式入主就指指點點(絕不能算是溫馨提示)的做法反映,所謂讓專業編採人員自行作決定的承諾只是空話一番,阿里集團希望的是利用《南早》這個歷史悠久的新聞平台為阿里說話,為中國塗脂抹粉,甚至想為中國提升軟實力及爭取話語權。

軟實力需要有共認價值

對香港傳媒生態來說,《南早》從親中商人手上轉入紅色新貴已是不妙,新貴公開提出希望它調整做法達成政治任務更令人擔心該報未來的報道及言論自由將受到嚴重的局限,甚至可能要扮演阿里及北京喉舌的角色。難怪香港記者協會等傳媒組織及學者都憂慮今次收購將進一步削弱香港的新聞自由,收窄言論空間,令主流傳媒更一面倒傾向北京。
另一方面,阿里或北京希望透過收購傳媒提升中國的軟實力及爭取話語權則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不會也不可能成功。要建立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強大軟實力,硬件或言論平台只是其中一個環節,更重要的是擁有一套讓不同國家、地區人士認同、讚賞、擁抱的價值、原則及理念,擁有一套讓其他人可以分享的普世價值,讓大家共同追求,例如尊重個人權利及尊嚴,堅持自由法治,敢於追尋及捍衞事實與真相等。有些國家地區即使一時未能、不願落實這些價值,他們也不能不敢否定,只能找各種藉口推搪。美國及西方在國際事務上的強大話語權及廣泛影響力,靠的正是這些共認的價值與理念。
偏偏崛起的中國在價值、理念上完全交了白卷,不要說拿不出一套可以跟西方媲美、抗衡的價值觀,並且跟世界的發展潮流背道而馳,越走越遠。當全球社會透過互聯網互聯互通,互相聯繫,並促使公民社會更開放有力,令民眾擁有更大的發言權時,中國卻只懂築起一道又一道防火牆,組成一支又一支「網上維穩部隊」監視及控制網上言行,甚至連黨內異議也容不下,要引入「妄議中央」之類的罪名對付敢在內部提出不同意見的黨員。
當國際監管機構及金融市場越來越講究透明度,講究監管規範化及有規可循的時候,中國政府卻來個暴力救市,肆意使用行政權力及命令扭曲市場行為,逼企業按官員任意作的指令辦事;出現大量企業高管、主事人忽然「失聯」的現象更教人完全失卻信心。

喉舌多令人看清真面目

此外,當全球200個國家齊集巴黎召開氣候

 

Comments   

 
0 #1 2btall.wordpress.com 2017-05-12 08:02
Hi there i am kavin, its my first occasion to commenting anywhere, when i
read this paragraph i thought i could also create comment due to
this brilliant post.
Quote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討伐逆賊習匪近平
送逆賊習匪近平上斷頭台

聲援遮打革命
全面支持香港獨立建國
Support Umbrella Revolution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解放北平 光復大陸
Liberate Peking and
Restore the Mainland
玉碎還是瓦全
擺在我們面前
自由人將奮起
保衛國旗長招展

We Fully Support
LGBT Movements
GAY PRIDE FLAG
支持LGBT運動
本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且絕對不放棄民主運動呼籲人權的神聖任務,這個立場絕不會變更。

The Cathay Glory Associa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negotiating with CCP regime in any circumstances, and absolutely not give up the sacred mission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appeal of human rights, this posi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