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沉船事故報告逾期不出 學者曝驚人真相 PDF 列印 E-mail

 旅德學者推斷,今年6月翻沉的東方之星巨大災難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三峽大壩泄洪和排沙在江中形水龍;一個是江面怒風。但是中共當局卻不敢承認,分析認為是怕承擔責任.

 11月18日,自由亞洲電台對旅居德國華裔學者王維洛博士對東方之星水難發生原因分析。今年6月1日晚上9點半在中國湖北省長江水道發生的442人死亡的沉船慘案,目前已經將近半年,中共當局的調查報告遲遲不能出爐,王維洛認為中共當局有難言之隱。

 報導介紹,王維洛在萬裡外的德國,依靠各種數據和材料,經過了福爾摩斯式的考證後,認為東方之星沉船事件肯定和三峽大壩的運轉有關,並且推斷三峽大壩的修建已經為長江中下游帶來了各種時下無法預測、沒有規律的危險。

 王維洛從3個方面對船難進行了推理:

 第一,東方之星客輪出事已經120多天了,根據中共國務院規定的事故調查報告期限是絕對不允許超過120天的,最晚不能夠遲於9月底,就必須交出報告。

 第二,以往宣說的3個翻船原因非常簡單,不能解釋調查報告遲遲不能公布的現實。

 以往的翻船3個原因是:天氣情況不好;船的制造問題;船長操作失誤。

 王維洛指出,這3個原因和中共的政治和利益集團好像都沒有什麼太直接的關系,不是什麼忌諱的東西。

 第三,2個間接真實信息成為直接導致東方之星翻船的一個主要因素:三峽大壩泄洪和排沙在長江河道造成的無規律可循的泥沙水流。

 王維洛舉了2個例子論證,一個是在慘案發生後,中國有一個微博透露,6月2日早上7點半開始,長江防總命令三峽水庫下泄流量由每秒17200立方米下降到7000立方米。

另一個是,船難發生2個月後,《江蘇科技報》8月20日發表文章稱,長江水文局堅持每天24小時不間斷嚴密監視長江下游水情。

 王維洛分析說,長江本來是世界上最好的航道,它優於萊茵河、多瑙河,而且下游比中游好,中游航道比上游好。而8月20日發表的文章說,長江下游的航道問題很大,需要他們水文局二十四小時連續不斷地監視水情,這反映出一個不可忽視的信息。

 王維洛博士所掌握的資料顯示,2015年5月28日起三峽水庫加大下泄流量,28日20:00三峽水庫的入庫水量為每秒10000立方米,出庫水量為每秒15400立方米,加大了將近二分之一的下泄流量;5月30日14:00,三峽水庫入庫的水量是每秒11000立方米,出庫的水量是每秒14100立方米;到5月31日14:00,三峽水庫的入庫水量依然是每秒11000立方米,出庫水量依然是每秒14100立方米。

 王維洛提示說,增加水量對東方之星客輪的安全行駛肯定是不利的,而且這個船長他就根本不可能知道三峽水庫突然增加了流量。

 王維洛的推論是:三峽大壩泄洪和排沙在長江河道造成的無規律可循的泥沙水流,長江上的水工稱它為土龍或水龍,誰碰上誰倒霉。

 為此,王維洛博士的結論是:案發當天江面怒風,江底土龍,造成人間東方之星的巨大悲劇;中共官方的調查報告難以出爐,很可能是為了三峽大壩的聲譽。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網站消息,10月30日,新上任的中共安監總局局長楊煥寧組織學習中共〝五中全會精神〞會議時,特彆強調要加快長江〝6.1〞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調查進度,爭取盡快結案。但是20天過去了,仍舊沒有結果,令外界質疑。

 三峽工程可能是個無法挽回的大錯
 
 旅美學者何清漣曾撰文指出,三峽工程這一被中共稱之為〝宏圖偉業〞的世紀工程,從項目論證、開工到目前,一直存在三本很大的糊塗帳:

 第一,誰是三峽工程的真正決策者?第二,三峽庫區氣候變化、地質災害頻發、生態惡化究竟與三峽工程有無關系?第三,三峽工程的腐敗黑洞到底有多大?

 關於誰應承擔三峽工程開工之責的問題,何清漣指出,這個問題本來根本不應該成為問題,因為三峽工程1992年獲中共全國人大批准,1994年正式開工,2003年6月投入使用,至今也就20余年,以目前文檔保管之周密,哪些人應對三峽工程開工承擔責任,本應是本明白帳,但在中共,卻偏偏成了一本糊塗帳。

 分析指出,導致這本糊塗帳產生的原因是:這個工程幾乎從開工後開始,在論證過程中被好些專家指出的問題陸續浮出水面,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三峽工程可能是個無法挽回的大錯。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討伐逆賊習匪近平
送逆賊習匪近平上斷頭台

聲援遮打革命
全面支持香港獨立建國
Support Umbrella Revolution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解放北平 光復大陸
Liberate Peking and
Restore the Mainland
玉碎還是瓦全
擺在我們面前
自由人將奮起
保衛國旗長招展

We Fully Support
LGBT Movements
GAY PRIDE FLAG
支持LGBT運動
本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且絕對不放棄民主運動呼籲人權的神聖任務,這個立場絕不會變更。

The Cathay Glory Associa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negotiating with CCP regime in any circumstances, and absolutely not give up the sacred mission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appeal of human rights, this posi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