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網上發表文章入獄十年義士任自元 出獄半年再遭拘捕 PDF 列印 E-mail

義士任自元,山東鄒城人,反革命罪十年監獄於今年上半年出獄。鄒城距離滕州火車僅不足二十分鐘路程,前段時間自元欲來滕州見我,在鄒城火車站被當地警方控制帶離。上周六(十月二十四日)自元欲往濟南見我,隨即失蹤,我剛剛打通其母電話,證實任自元已被警方拘留,望義士給予聲援!(2015年10月28日網路消息)

參考資料:山東教師因言獲罪獄中遭酷刑 家人被禁探監

(自由亞洲電台)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年的山東中學教師任自元,連續4年被禁止會見家人,他的母親最近從刑滿出獄的人士處獲悉,其兒子在獄中受到管教人員以鋼鞭毆打。任母週三告訴本台,她每隔數月前往山東省監獄希望見到兒子,獄方卻指任自元不服管教而拒絕探視。
山東鄒城第十中學教師任自元因在網上發表文章,2006年被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年,但他的家人近四年來,都被禁止探監。

任的母親司加永星期三(2月19日)對記者感歎道,最近才知兒子遭管教毆打。

「四年沒有見到他了,我一年去好幾次,不讓見我也去,去三、四趟,(監獄)說他不服管教。這次有個出獄的人跟我說,他(任自元)不服管教,經常打他。我說拿什麼打,(出獄者)說拿皮帶,有時候拿鋼筋打。」

記者:人現在怎麼樣?

回答:人他說「沒事」。

據維權網星期二引述從山東省監獄刑滿出獄的孫奇透露,任自元在監獄裡遭受到種種酷刑,他被單獨監禁,平時不讓下樓,其他服刑人員也不能和任自元說話。任在一年中被幾次「嚴管」。

對於一般人來說,每次「嚴管」都會掉十來斤肉,但他精神還好,因為不認罪,幾年來都不讓家人會見。孫奇在出獄時遭到監獄的搜查,擔心他帶有任自元的書信,監獄方還警告他,不要把任自元的情況向外界透露。該網站還稱,任自元曾被管教隊長指使的其他服刑人員用膠皮管子裹上鋼筋毆打,導致鼻樑骨斷裂等多處創傷。

任母告訴記者,她每次前往監獄會給兒子送上五、六百元,希望他改善伙食。

「三個月去一次,你們跟他們講都不讓你見。」

記者:您之前可以見,為什麼突然到2010年,不讓見?

回答:就說他不服管教,不讓見,臨沂那個出獄的人跟我說,那兩個隊長可壞了,也不是其他地方的事,有一個姓鄧的,名字我記不清了。

記者就此致電山東省監獄辦公室查詢。

記者:想問一下,在你們監獄服刑的一個叫任自元,他家裡人說最近四年都不讓探監,說他不服管教,瞭解一下?

監獄:您是哪兒?

記者:自由亞洲電台記者。

監獄:這個電話是誰提供給你的?

記者:家屬提供給我。

監獄:這個我們無法給你回答,因為這不是我們這邊能夠決定的。

記者:不服管教是不是可以拒絕家屬探視?

監獄:這個具體我還真不太瞭解。

記者:任自元在你們那裡服刑,您知道嗎?

監獄:嗯,具體的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具體的上面的一些有關會見方面的規定,你跟其他部門溝通。

任自元因在網絡發表針砭時弊的文章,2005年5月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濟寧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判決書指控任自元起草組織章程、綱領,籌備建立「中國大陸民主陣線」,明確提出「推翻中共之反動腐朽統治,推翻中共之意識形態和價值取向」,「組織、策劃、實施了顛覆國家政權的一系列違法犯罪行為」。06年3月,被濟寧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司加永說,兒子被囚禁近九年,就當局禁止探監曾計劃向有關部門反映,但投訴無門。

「給他定的是『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在網上發表文章。入獄頭四年沒有寫過信,通過一次電話,近九年就通過一次電話。」

記者:有沒有反映過情況,向監獄管理局或者跟律師講?

回答:我投訴找不到地方,也不知道去哪裡反映。

本月中旬,山東及湖北多位網友試圖給服刑中的任自元送錢,但被警方控制,其中一位網友至今仍被軟禁。

湖北維權人士尹旭安對記者說:「我們幾個網友湊了一千元左右,委託山東網友於新永、房繼堯,湖北網友高飛和毛善春,代替我們送溫暖,結果曲阜市國保趕到把毛善春、高飛驅逐,目前沒有房繼堯的消息。」

 
討伐逆賊習匪近平
送逆賊習匪近平上斷頭台

聲援遮打革命
全面支持香港獨立建國
Support Umbrella Revolution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解放北平 光復大陸
Liberate Peking and
Restore the Mainland
玉碎還是瓦全
擺在我們面前
自由人將奮起
保衛國旗長招展

We Fully Support
LGBT Movements
GAY PRIDE FLAG
支持LGBT運動
本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且絕對不放棄民主運動呼籲人權的神聖任務,這個立場絕不會變更。

The Cathay Glory Associa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negotiating with CCP regime in any circumstances, and absolutely not give up the sacred mission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appeal of human rights, this posi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