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報告 沈愛斌:我所遭遇的酷刑經過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Administrator   
週二, 20 十月 2015 06:13

因在2013年6月22日23時許,我和丁紅芬帶領20余人,將被無錫市政府和濱湖區政府以“信訪群眾法制教育學習班”名義非法拘禁在錫山區安鎮東效商務賓館內的丁永金、丁鴻祥、丁國英、楊劍艷和周靜娟五位訪民營救出來。
 
2013年6月26日中午12時許,我在小區遭到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4名不名身份的人攔截,並出示刑事傳喚證,然後被抄家,為了銷毀我們無罪的證據,他們將我家中所有電子數碼設備全部洗劫一空,連同我前妻和女兒的電腦也扣押了。

2013年6月26日13時,4名辦案人員將我戴著黑頭套從家裡押到濱湖公安分局東絳派出所,在那裡,我遭遇了滅人性、反人類的法西斯酷刑,遭遇了毆打、體罰、虐待、侮辱、恐嚇、威脅、漫罵。因為我不按4名辦案人員(刑滿釋放後,才從案卷中看到了其中3人的名字為朱向東,吳元超,薛勇,還有一人至今不知姓名)的要求做筆錄,他們對我實施“梯刑”,讓我站到一張人字梯(是由兩個木質單梯頂端用合頁連接起來的,單梯約寬80釐米,高250釐米)下,將我的左手伸到高處,用手銬銬到人字梯一側的上端,再將另一只手用伸直放下,用手銬銬到人字梯另一側的下端,然後用四名協警將人字梯向外拉,頓時痛得我撕心裂肺,生不如死,汗如下雨,一會兒就麻木了,我仍然不按他們的要求做筆錄,我要求他們將我的膀子剁了,他們見我不感覺痛了,就將我放下,解開手銬,幾分鐘後,我的知覺稍有恢復,他們再對我實施上述酷刑,這個過程痛不欲生,我被他們連續循環著這個過程。

讓我刻骨銘心的是,正當我被酷刑,痛得死去活來時,有一名辦案警察(現在仍不知其姓名)坐在旁邊打一邊打手機游戲,一邊慢條斯理地對我說:“沈愛斌,不用急,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倒要看看你骨頭有多硬,我辦了這麼多的案件,從沒有我治不服的人。”

在我剛到派出所時,濱湖公安分局辦案民警朱向東一邊拍著桌子,一邊對我吼道:“我就是刑訊逼供的祖師爺,只要政府有決心,我就有信心,這次不僅要搞你,讓你雙開,還要搞你家人。”

在對我傳喚25小時後,又將我戴著黑頭套從派出所轉移到黑監獄(東絳派出所斜對面的昌龍賓館),繼續對我實施酷刑,直到7月3日再將我戴著黑頭套從黑監獄押到派出所再對我連續酷刑,逼我在他們事先准備好的六、七份筆錄上簽字後,才將我刑事拘留。

因為在傳喚期間和黑監獄裡對我酷刑得到的筆錄仍不滿意,2013年7月10日,辦案人員又以指認現場的名義,將我從無錫市第一看守所提出,到案發現場拍了一張照後,立即將我押到東絳派出所,又對我實施酷刑,又讓我在他們事先准備好的六、七份筆錄上簽了字。

為了避免我的手在他們酷刑時受傷留下傷痕,他們在實施酷刑時,用毛巾裹住手銬的地方,盡管當時我的手被勒得很深、紅腫,整個膀子劇痛、麻木,但都沒有破,沒有造成外傷,一段時間後就恢復了,沒有痕跡。

以上是我的酷刑經過,同樣遭遇上述酷刑的,還有我的同案犯沈果冬。其他遭遇刑訊逼供的還有丁紅芬、瞿峰盛、施高洪、鄭炳元、吳平、許海風(女)。

我的聯系電話:18912369930
沈果冬聯系電話:13951517471
丁紅芬聯系電話:13771116727

沈愛斌
2015.10.19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討伐逆賊習匪近平
送逆賊習匪近平上斷頭台

聲援遮打革命
全面支持香港獨立建國
Support Umbrella Revolution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解放北平 光復大陸
Liberate Peking and
Restore the Mainland
玉碎還是瓦全
擺在我們面前
自由人將奮起
保衛國旗長招展

We Fully Support
LGBT Movements
GAY PRIDE FLAG
支持LGBT運動
本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且絕對不放棄民主運動呼籲人權的神聖任務,這個立場絕不會變更。

The Cathay Glory Associa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negotiating with CCP regime in any circumstances, and absolutely not give up the sacred mission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appeal of human rights, this posi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