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應錢達、辛灝年等的積極營救滯留台灣的壯士們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秦晉   
週五, 02 十月 2015 19:26

中華民國馬英九政府在處理滯留台灣五位中國大陸民國派青年的方式上顯然是錯得沒有了自己的底線和尊嚴。劉禪尚能力助諸葛孔明六出祁山、姜維八次伐魏,雖無功而返但也精進,還是留下了千古笑名,難道馬英九先生要在歷史上留下比劉禪更為可笑無能的聲名“流芳千古”?

馬先生首先要清楚自己的歷史定位,雖然在位時間已經屈指可數,但也還是應該堅守中華民國的國祚,堅守中華民國的尊嚴。中華民國雖然自1971年被褫奪聯合國席位,得不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承認,但還是堅持自今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大陸青年才俊還在期盼著中華民國的王師北定中原日,何時返歸故裡,“遺民忍死望生復,幾處今宵垂淚痕”。為了取悅敵手,按照對手的意願,不惜遣返五位大陸青年,他們將失去自由甚至生命,而中華民國將失去的是自己的尊嚴,馬英九先生將失去自己的顏面。與其如此畏懼對岸,何不趁早主動袒露自縛獻上城池,接受“一國兩制”,定不失“安樂公”之地位。

這些大陸覺悟青年為了恢復民國,冒死衝破枷鎖,投奔怒海,經台灣轉道其他地方,中華民國本應敞懷收納。若考慮台灣地域狹小,此門一開引來無數大陸青年紛紛效仿而衝擊台灣民眾生活平穩並且影響台灣的安全,無力面對未來復雜紛繁的局面,至少應該學習白衣秀士王倫,尚能酒肉款待,金銀相贈,慰勸列為好漢下山再找其他去處。

2012年滯留泰國十位中國人,冒生死之險駕一葉小舟從馬來西亞出發,橫越南太平洋准備前往新西蘭尋求自由,因為途中食物淡水和燃料等續航問題而暫停澳大利亞達爾文。澳洲政府出於人道關懷而將這一干十人暫時羈留,就地審理他們的個案。後來澳洲政府對他們進行了仔細甄別,理解並接受了他們的冒生命之險逃亡的實際情況,給予他們政治庇護。

當然不能要求馬英九中華民國政府效仿澳洲,國情確實不同。但是完全可以尊重逃難者的意願,幫助修繕船只,加足燃料、食物和淡水,讓他們完成勝利大逃亡,抵達他們向往的彼岸。若命與仇謀,路途之上艱險萬分,太平洋上風急浪高,不幸葬身魚腹,也是逃亡者的宿命,與馬政府無干,馬政府僅承擔微弱的道義責任。現在馬英九迎合北京將之遣返,所背負的道義責任更大,而且顏面盡失。何去何從?兩害相權取其輕啊。

馬英九先生及其政府與北京交手進退失據,只知道北京之強大,卻不知自己之利器。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地位不顯,民主社會大家長美國又是冷戰結束以來最為羸弱的總統領銜,中華民國處境的確困難,但還是應該在艱難之下保持自我和對未來的遠見。中國經濟大幅度成長,冒生命之險投奔怒海的不會為經濟利益,都為政治理想。這些具有政治理念心系民國的青年人,本來就是中華民國應該未雨綢繆延攬的可貴人才,怎可輕易丟棄以資敵手呢?習近平承接衣缽依然對中華民國虎視眈眈,怎可忘了數度國共合作慘遭敗績的歷史教訓呢?北京的強健得意於美國的錯誤和短視,這個局面不會長久不變,誠所謂物極必反否極泰來。中華民國只要旗幟不倒,意志不改,聲音不斷,就是中國大陸覺悟人士的向往地方,就是未來青天白日旗重新插遍中原大地的社會基礎。今天馬英九政府遣返五位大陸民國派青年豈非自戕行為?為將來某一天可以回歸故裡的時候預留醜陋的伏筆?

秦晉
中國民主論壇
澳洲民陣中國陣線

 

Comments   

 
0 #1 Kristofer04 2017-10-28 08:45
I think your website needs some fresh articles.

Writing manually takes a lot of time, but there is tool for this time consuming task, search for; ssundee advices
unlimited content for your blog
Quote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討伐逆賊習匪近平
送逆賊習匪近平上斷頭台

聲援遮打革命
全面支持香港獨立建國
Support Umbrella Revolution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解放北平 光復大陸
Liberate Peking and
Restore the Mainland
玉碎還是瓦全
擺在我們面前
自由人將奮起
保衛國旗長招展

We Fully Support
LGBT Movements
GAY PRIDE FLAG
支持LGBT運動
本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且絕對不放棄民主運動呼籲人權的神聖任務,這個立場絕不會變更。

The Cathay Glory Associa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negotiating with CCP regime in any circumstances, and absolutely not give up the sacred mission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appeal of human rights, this position will absolutely not change.